火种原创文学/中国的纯文学净土!
火种会员 设为山西11选5走势图 收藏火种

TOP

许君一座城池(修订稿)
2014-03-06 19:37:52 作者:流一钱 】 浏览:71次 评论:1
编者按:“许君一座城池”,题目很大,这种事情只有国与国之间的君主们才能做得到。西南国将军安沐从小住在宫中,与公主倩嬅相爱,征服北金国时带回来彼国公主雪亚,两国交好,同时倩嬅许配北金国王子雪安。不料不久西南国王猝死,安沐怀疑是雪氏兄妹合谋杀害父王,率兵重征北金国,一举获胜,而安沐却被冷箭射死,雪安也被倩嬅宝剑所杀,从此两国合并,倩嬅做了国君,在此守候这座城池。故事可以说回肠荡气,动人心魄,但叙述交代较多,缺少令人信服的细节,显得概念化。拜读欣赏了,期待更多佳作。
 

离别

    安沐是从记事起就在这宫里的,面前这位坐在荷塘边的女子就是西南王的女儿,名叫倩嬅,是西南王最疼爱的女儿。

倩嬅看着远处走来的人,叫道:“安沐你来了。”

“臣来是要向公主辞别的。”倩嬅听后说道:

“为何,父王又要派你发兵。”安沐低头默认。

倩嬅从慌张中挣脱出来问道:“这次又是哪里。”

“北金国》”安沐淡然的说道。倩嬅追问道:“需要多久。”

“不知道。”安沐抬起头对倩嬅说。

倩嬅看着面前的安沐,他是深知我爱的是他,却为何每次都要装作无所谓,难道不知道每次的别离都会让我难安。

倩嬅伸手摘了池塘里的一朵荷花,放在安沐的手上说道:“我会为我的少年戴花,带很大朵的红花。”说这话的语气如同一个婴儿般单纯,让任何人都难以自控。

安沐正要上前给倩嬅戴花,倩嬅说:“以后你会永远为我戴花是不是?”说完就跑开池塘。

安沐看着手里的花,对着花笑了笑。

倩嬅在离开后,偷偷的观看着安沐,发现安沐将花闻了又闻,放在了袖子里面。

次日,安沐带领三千精兵出发,倩嬅在嬅沙宫踱步,丫头雨凉问道:“公主真的不要去送安将军,这次去回来不知什么时候?”

倩嬅知道安沐为父王立下了不少功劳,此次前去应战,应该不会出意外,对雨凉说道:“不会的,安沐不会丢下我不管的,他会活着回来的。”

雨凉就站在倩嬅身边默默不语,知道公主决定的事是不会有改变,唯一能让公主改变的只有安将军了。

倩嬅突然跑了出去,不顾雨凉的呼喊,跑过冰冷的台阶,跑到城墙上,看着安沐走远的身影;靠着墙,缓缓滑下,掩面哭泣。

 

君不归

每日看着池塘的荷花,看着看着倩嬅就呆在那里,眼神空洞,感觉随时整个人都会倾倒。每当这时候,雨凉就会扶着公主入房。

倩嬅每天都在思念着安沐,是不是这一刻忘记了想念,也许下一刻就再也记不清他的音容面貌。

倩嬅问雨凉:“安沐走了多久?”

“回公主,安将军出兵已有一个月之久。”

“一个月了吗?为何还是感觉如昨日一般,思念这般如何折磨着人。”倩嬅无奈的摇了摇头。

隔日雨凉惊喜的来到嬅沙宫,对公主说道:“公主,有安将军的消息了。”

倩嬅从房里出来,拉着雨凉的手问道:“什么消息?”雨凉喘了口气说:“今早听到小李子说,今天早上来战报说安将军一举攻下了北金国最后防线,就等攻下北金国了。西南王下令等安将军回来要摆宴席庆功。”

是怎么了,为何听到他的消息,心里却有很多很多难受的感觉,为何想要此刻他就在面前。

倩嬅独自一人走到池塘边,笑着低头不语。

若是时间能让人淡忘一切,那么久久不能淡忘的又是什么呢?

 

良人依旧

一年之久了,倩嬅的思念终于要结束了,雨凉早上给倩嬅说道:“安将军今天会回西南国,北金国和西南国和解了。”

倩嬅低头看了看衣服,又照了一下镜子才面露笑容的出去,看的一旁的雨凉都笑了。

倩嬅随同西南王迎接安沐,看到安沐身边多了一位女子,女子像风一般,手伏在安沐的身边。

西南王对安沐说:“安将军辛苦了。”

安沐很自然回答道:“为西南国立功是义不容辞。”

西南王回头对倩嬅说:“嬅儿,还不问候一句。”

倩嬅看的那女子出神,久久才回神说道:“安将军辛苦了。”没有叫安沐,而是安将军。

倩嬅看到安沐身体顿了顿和眼里闪过一丝疑惑,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都让倩嬅尽收眼底。

“公主客气了。”安沐回头说道,这是北金国的公主,雪亚。

倩嬅点头一笑。

背后发凉的感觉让倩嬅无力应对接下来的一切。再次抬头看了一眼,人还是那个人,为何觉得有些地方还是改变了,举手投足间完全和以前一样,是哪里改变了呢?

早闻北金王有个女儿,温柔似水,楚楚动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众人纷纷朝声音的源头看去。

倩嬅看到一个翩翩少年站在安沐的背后,安沐暗自低下了头。

少年说道:“雪亚是我妹妹,我就是北金国王子,雪安。”说完对倩嬅有意笑了笑。

倩嬅看到安沐又低下了头,旁边雪亚又看了看安沐,手扶的更紧了。

是变了吧,不管音容相貌还是内在,都再也无法找回那个为他戴花的少年。

西南王回头对众臣说道:“今日大喜,大摆筵席,不醉不归。”

 

唯念君安

筵席上,众人赏月,对酒当歌,倩嬅也没有例外,此刻一杯又一杯代替西南王敬酒。脸上面带笑容,眼里全是疏离。

安沐看到倩嬅一杯又一杯的喝着,心里难过的揪在一起,撕扯般疼。

倩嬅回头看到安沐也在大杯大杯的喝着酒,心里是有一丝喜悦,他还是在乎我的。

筵席开到一半的时候,雪安对西南王说道:“这次两国能交好,全是安将军的功劳,我父王已经下令将雪亚许配给安将军。”

众人纷纷看向安沐,这就是你不敢看我的缘由吗?本以为你欠我一个解释,看来如今已不用了。倩嬅仰头喝下一口酒,不知是辣还是痛,眼角流下了泪水。

西南王看着自己的女儿,但是面对这次交好,还是不得已同意,众人纷纷拍掌叫好。

雪安又继续说道:“还有一个不请之请,可否将贵国公主许配于我?”

倩嬅吃惊的看着雪安,明明是个纨绔子弟,为何非要利用两国关系,心里不免矛盾重重。

西南王看了看倩嬅,又看了看安沐,正要说话时,被倩嬅一句话打断。

“父王,我愿意嫁给北金国王子雪安。”

安沐吃惊的看着倩嬅一字一句说完这些话,久久不能相信。

这世间是有多少无奈啊,原本以为交好,和平相处,原来还是逃离不了国于国之间的棋子。

席间,倩嬅走到安沐身边,说道:“不用说对不起,我们谁也不欠谁。”

“我本有意为你戴花,你却无意将花碾碎,中间许多,不愿多问,不愿多想,我都懂。只是你不知道此刻你身边有一个比我还爱你的人,眼里那种感觉是无法掩盖的,如此唯念君安。”倩嬅看着酒杯再一次倒入一杯酒。

 

岁月流年,物是人非

大婚当前,安沐来到池塘边,看到倩嬅摘下荷花,用脚踩在地上,然后又拿起来爱怜的抚摸着花。

安沐走过去,捡起地上还没有被捡起来的花,放到倩嬅手上:“怎么了。”

倩嬅心里千滋百味,就一句你怎么了。

倩嬅没有回答,将手里所有的花扔进池塘就走,安沐拉住倩嬅的手说道:“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知道雪安是来求亲的。”

倩嬅伸手打开安沐的手:“雪亚是爱你的,祝你幸福。”

安沐看着花迟疑许久,跳下池塘,拾起揉皱的花,放在鼻尖嗅了嗅。脸上露出了许久没有看到的笑容。

躲在池塘后面的雪亚静静的一个人走回房间,我那么爱他,为何还要如此深深惦念着她。

婚礼如期举行,倩嬅笑着祝安沐幸福,心里如同刀割一般生生的疼,还是笑着一直到婚礼结束。

“娘子为何在此独酌,不叫上我一起?”这话正是雪安说的。

“你也不知廉耻,还未成亲,就要叫我娘子。”倩嬅笑着看雪安如何回答。

"先联络感情,如此可好?"倩嬅笑着不语,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到最后两人都喝起来了,倩嬅也不顾女儿家的身份,直接问道:“你爱过人吗?你知道什么是爱呢?”

“回娘子,在下从未爱过,但此刻我已经知道爱是什么感觉了。”

倩嬅的婚礼定在月末,但是雪安要求一同回北金国,倩嬅本来是拒绝的,但是还是一起回到北金国,在这也没有可留恋的了。或许雪安也是一个好归宿吧。女子求生一生,无非找一个归宿。

 

只是错过了太多

一同随雪安回国的路上,一遍又一遍的想,如果当年他出征的时候,能去即使送他,是不是不会有如今这个结果,会不会又是另一番风景,而不是面对只是一个归宿。

来到北金国不足半月,西南国就来人报,西南王猝死在宫中,而安夫人销声匿迹。

雨凉扶着倩嬅一路走到雪安房间,询问道:“我可以回西南国吗?”

“不可以,而且婚礼将提前举行。”雪安不动声色的说。

倩嬅在房间在想,为何去询问他,大可自己离开,是在给自己找理由不想回去见他还是说自己已经放弃了。

雨凉说道:“公主真的不要回去?”

“父王已逝世,再回去又能怎么样,也改变不了一切;还是说回去庆祝他坐上西南王王位。”

想到那夜和雪安在喝酒时候的一个赌局,信不信如果你离开西南国,西南国将不再是你父王的了。因为安沐只是一个要权要势的人,他想称霸一方。

倩嬅深信安沐不会只是贪图权势的人,才随同雪安来到北金国,如今真的是应了雪安的话,已经无力去想了。

雪安看着倩嬅走后的门,痴痴的发呆;若是这么做,能让你好受一些,即便日后知道了,我也不后悔。不想看到倩嬅因为安沐而消瘦,才设下这个局,但是,倩嬅想都没有想,就直接跳进去了;我们中间是错过了太多。

安沐他是爱倩嬅的吧,若非如此怎肯将雪亚销声匿迹;如果不是爱,为何雪安会用那么狠毒的办法将倩嬅留在身边。

 

爱与恨

就在倩嬅的大婚前一天,安沐带着精兵数万讨伐北金国,安沐心里想到就可以和倩嬅回到当初,心里一丝丝喜悦油然而生。

雪安带着倩嬅来到城墙上对安沐说道:“安将军好久不见啊?”

安沐看着被作为人质的倩嬅,心里疼的难以释放,再也受不住心爱的女人在他人手下随意就可以了结一切。

安沐紧张的看着雪安,说道:“你若投降,方可饶你一命。”

“是吗?那贵国公主的性命也不要了吗?”

安沐迟疑了许久,伸手一挥,众军冲进城内,叫喊声,求救声;满天盖地而来,雪安伸手扶住要倒下的倩嬅,抱进怀中。

倩嬅的心,在安沐挥手的瞬间就已经瓦解,支离破碎,疼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你真的是无情无欲的人,你要权,你要势,我都可以给你,为何你却用这种方式来夺取。

安沐绝对没有想到在倩嬅和雪安来城墙说的话,我们再赌一次,试试安将军是把权力看得重,还是把情看得重,如若他强制进城,我想你也该明白了。

安沐以为雪安是真的爱倩嬅,所以才暗自在内心赌了一把,不会伤害倩嬅,却没有想到雪安的阴谋,以为会和好如初,却没有想到却是又一次伤到了倩嬅的心。

安沐一路杀进城内,看到众兵已经将雪安抓住,倩嬅却跪在安沐的身边:“你放过雪安好不好,他是无辜的。”

“公主,我若是说不呢?”

“你当真是无情的人,你要权,你要势,只要你说一声,我都可以给你,你为何要用这种方式。为何要杀害我父王?他是那么好的王。还有那么爱你的雪亚,你却把她也给杀害了。”说的已经泣不成声了。

“什么权,什么势,还有你父王不是我杀的,是他派人杀的。”指了指雪安。又继续说道,“我以为我把雪亚送走,我救出你,就可以回到以前了,我爱的一直是你,原来都是我痴心妄想,原来你已经爱上他了。”

“你说什么,安沐,你说是雪安杀的父王?”眼里全是不相信的眼神,回头看着雪安。

雪安此时浑身是血,为了保护倩嬅,他毫不在乎,抬起头说:“倩嬅,不要恨我好不好,我若不这么做,你永远都不会在我身边,从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那时候,去西南国做客,你每天都缠着安沐,那时候你们都才十岁,就在那个时候,我就发誓要得到你。”说完也抽泣起来了。

倩嬅心里是难受到极点,拿起不远处的剑,颤颤巍巍的走到雪安身边:“你有爱过吗?你知道什么是爱吗?你这么做只会让我更恨你。”说完扔下剑就向安沐跑去。

 

情难了

雪安在身后叫道:“不要啊!”

安沐已经看到箭已经飞到倩嬅身边,安沐迅速转身抱住倩嬅,脚带起地上的一把剑,直直飞向刺杀倩嬅的人,而伴随的是安沐的叫声。

倩嬅抱着安沐:“值得吗?”

安沐抓着倩嬅的手轻轻说道:“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因为你,我愿意保护你,只是因为你。”

倩嬅抓紧了安沐的手,怕下一刻就再也会见不到安沐了。安沐继续说道:“公主或许说对了,我是要权,也要势,因为我怕没有势力,我会配不上你,若是没有权势,我该如何保护你呢?”

倩嬅大声叫着安沐,没有回应,手从倩嬅的手上滑下。

放下怀里的安沐,倩嬅拿起安沐手中的剑,飞身一跃而起,一剑刺入雪安胸膛。

“你可知,你那样做,只会让我更恨你,你明知道安沐会为了救我,你还派人杀害我。”

“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会信吗?”

“如果说,我没有那样做,你会爱我,或是恨我,亦或是记得我,如今,再也无法让你忘记我了,哪怕是恨;你也记住我了。”

 

许君一座城池

倩嬅一统南北两国,历时一个月,改国号为安,称为安沐天下。

举国同庆的大喜日子,倩嬅回头望去,这城里居住了太多繁华,站在城墙上,抬起头:“安沐,你要权势护我周全,如今我们什么都可不要,我只想守候着这座城,我说过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如今我许你一座城池,可好?”

安沐和雪安永远不知道,倩嬅是如何统一南北,倩嬅在幼年的时候,做的两件事就是,等待安沐,学习治国之法。

倩嬅知道,如果一个君王背后没有一个辅助,那么君王就是昏君了;她后来才知道,女子求生与世,不是寻求一个归宿,只不过是抚慰一颗冰冷的心。

对于雪安来讲,倩嬅是记住了他,可是对于倩嬅来讲,却再也提不起恨。

爱恨,在倩嬅的心里找不到恒温。

倩嬅只想在在池塘边守候着一朵一朵的荷花开放,她要为她戴花的少年不再。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此守候这座城池。

爱与恨都太过渺茫,而要唯一能记住爱与恨,便是守候着爱与恨的物质。 

0
     
书签:许君 一座 城池 修订稿 编辑:耕石
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桐花恋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