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中国的纯文学净土!
火种会员 设为山西11选5走势图 收藏火种

TOP

读李渔《十二楼》之鹤归楼
2014-02-26 21:33:10 作者:耕石 】 浏览:47次 评论:6
编者按:《十二楼》,清代著名孤本白话短篇小说集,又名《觉世明言》,清顺治八年(1651),李渔来到杭州,一住十年。在美丽的西子湖畔,李渔迎来了自己的创作高潮,写作了大量的戏曲小说作品。著名的话著名的话本小说集《十二楼》就是此期间完成的。《十二楼》共十二卷,每卷写一故事,因为每个故事里都有一座楼阁,人物命运和情节展开往往与楼有关,故全书命名为“十二楼”,由此可看出李渔做小说之匠心独俱。《十二楼》具有很强的娱乐性,格调轻松快乐。他的作品往往不具有深刻的社会内涵和思想境界,但每一篇都清新风趣,惹人喜爱。十二个故事,绝大多数出身于李渔自己的构思,而不是引用别人素材。所有的作品都主题鲜明,线索明晰,中心人物贯穿始终,在叙述过程中决不横生枝蔓。情节设计新颖奇特,尽量曲折出奇,悬念丛书,出人意表,但衔接上自然合理,不留破绽。而结局又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本文作者对李渔《十二楼》有很独到的解说和点评,可以帮助读者尽快的理解文章的背景与含意,尽快的融入作品之中,品味精妙的佳作。欣赏!期待更多佳作!
 

《十二楼》是清代戏剧家兼作家李渔的系列短篇小说。最初知道李渔这个名字是看了他的一个中篇小说《合锦回文传》,不仅场面宏大,故事曲折离奇,而且文采飞扬,人物刻画细腻,通篇文字前呼后应,滴水不漏。

很佩服古人写小说,于是后来又翻出李渔的《十二楼》看。哪十二楼?《合影楼》说才子佳人,有情人终成了眷属《夺锦楼》说婚姻,两位佳人究竟为一名才子所夺;《三与楼》说产业,如何留惠于子孙;《夏宜楼》说望远镜,有猎奇之意;《归正楼》说诡谲之智,最后走上正道;《萃雅楼》说同性恋,即使是男子也不能强求;《拂云楼》说丫环胜过小姐,能红的确聪明;《十卺楼》说石女,十次婚姻还是此女;《鹤归楼》最为曲折,说夫妻离合之道;《奉先楼》说女子忍辱抚养儿子,颇有烈节;《生我楼》说儿子失而复得,团圆最让人喜悦,也巧到了极致;《闻过楼》说归隐未成,顾呆叟实际上就是李渔的化身,他的经验和智慧都在此中。这《十二楼》中,每一篇都以一座楼为主线,切入故事情节,篇篇深刻感人,耐人寻味,特别是能把作者的真知灼见和远见卓识通过小说人物表达出来,使人读了不得不服,然而哲理最深、慧心最透的当数《鹤归楼》。

《鹤归楼》讲述的是宋朝徽宗政和年间,汴梁城中两个书生段玉初和同窗好友郁子昌的故事,两个人自幼聪明,都噪有“神童”之美誉,更加才识兼到,性格件件俱同。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的信念:顺境时想到逆境,把不幸视作有幸,因此幸事、好事、美事来得越迟越好,不要世情不谙误了终身。只有一件,在婚姻上郁子昌主张越早越好,青春有限,不可误了美好时光。

同城有一位姓官的士绅,官居尚宝之职,家有两位小姐,一个叫围珠,一个叫绕翠。围珠系官尚宝亲生,绕翠比围珠小一岁,系姨***女儿,因父母俱亡,自幼跟随尚宝,尚宝也把绕翠视为己出。这两位小姐长得如何?京师有四句口号:“珠为掌上珍,翠是人间宝;王者不能兼,舍围而就绕。”

当时宋朝金、辽履犯,徽宗不知死活,还要下诏选妃,民间女子都选不中,被承旨的太监单报她二位。说:“(民间)百千万亿之中,只见得这两名绝色,其余都是庸才。”这话一经传出,围珠和绕翠这对佳人的名气就和那段玉初、郁子昌两位才子并肩齐名。

那时宋朝的气运一日衰似一日,金人的气焰一年胜似一年,又与辽夏相持,于是徽宗下诏求贤,凡是学中秀才不准遗漏一名,否则以观望论。段、郁二位才子迫于时势不得不出来应试,作文的时节草草了事,唯恐得了功名,不料才识在彼,乡会两榜都巍然高列,段玉初的名数又在郁子昌之前。

这时绕翠就要入宫,不想辽兵骤至,京师闭城两月,解围后从谏如流,都说国难当头人心不定,现有的嫔妃尚宜纵放出宫,卧薪尝胆,力图恢复才是。徽宗听了这些谏言也觉不好意思,只得勉强听从,令选中的女子仍嫁民间,这两位佳人前后俱得幸免。

官尚宝得知这一消息心想作皇亲国戚无望,就打起了段玉初和郁子昌的主意,恰好才子佳人配作两对,也不负女儿的前程,只要我作主不由你不允,心下却留有一个小九九。他原想把亲生女儿配与才高的,把寄养女儿配与年龄小的,不料及至殿试,郁子昌反倒超出段玉初,考在二甲之末当留京师,段玉初考在三甲之首要去边关,于是成婚之日来了个偷梁换柱。

郁子昌本来思想绕翠,却得了围珠,初婚时节未免心中怨怅,过到后来,也就心安意贴,彼此相忘。只因围珠的颜色原是娇艳不过的,但与绕翠相形,觉得彼胜于此,若还分在两处,也居然是第一位佳人。至于风姿态度,意况神情,据郁子昌看来,却像还在绕翠之上。

段玉初成亲之后,看见妻子为人饶有古道,不以姿容之艳冶掩其性格之端庄,心上十分欢喜。也与郁子昌一般,都肯将错就错。只是对了美色,刻刻担忧,说:“世间第一位佳人,有同至宝,岂可以侥幸得之?莫说朋友无缘,得而复失,就是一位风流天子,尚且没福消受,选中之后依旧发还。我何人斯,敢以倘来之福高出帝王之上乎?‘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覆家灭族之祸,未必不阶于此!”所以常在喜中带戚,笑里含愁,再不敢肆意行乐。就是云雨绸缪之际,忽然想到此处,也有些不安起来,竟像这位佳人不是自家妻子,有些干名犯义地一般。

绕翠不解其故,只说他中在三甲,选不着京官,将来必居险地,故此预作杞人之忧,不时把“义命自安、吉人天相”的话去安慰他。段玉初道:“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万一补在危疆,身死国难,也是臣职当然,命该如此,何足介意。我所虑者,以一薄命书生,享三种过分之福,造物忌盈,未有不加倾覆之理……”

不想等上几月,倒有个喜信报来。只为京职缺员,二甲几十名不够铨补,连三甲之前也选了部属。郁子昌得了户部,段玉初得了工部,不久都有美差。捷音一到,绕翠喜之不胜。段玉初却道:“塞翁得马,未必非祸,夫人且慢些欢喜。我所谓造物忌人、不肯容你死别者,就是为此。”绕翠听了,只说他是过虑,并不提防。不想点出差来,果然是一场祸事!只因徽宗皇帝听了谏言,暂罢选妃之诏,过后追思,未免有些懊侮。当日京师里面又有四句口号云:“城门闭,言路开;城门开,言路闭。”

徽宗闻得两位佳人都为新进书生所得,悔恨不了,想着他的受用,就不觉捻酸吃醋起来,吩咐阁臣道:“这两个穷酸饿莩,无端娶了国色,不要便宜了他,速拣两个远差,打发他们出去,使他三年五载不得还乡,罚做两个牵牛星,隔着银河难见织女,以赎妄娶国妃之罪!又要稍加分别,使得绕翠的人又比得围珠的多去几年,以示罪重罪轻之别。”阁臣道:“目下正要遣使入金交纳岁币,原该是户、工二部之事,就差他两人去罢。”徽宗道:“岁币易交,金朝又不远,恐不足以尽其辜。”阁臣道:“岁币之中原有金、帛二项,为数甚多。金人要故意刁难,罚他赔补,最不容易交卸。赍(ji-把东西送人)金者多则三年,少则二载,还能够回来复命。赍帛之官,自十年前去的,至今未返。这是第一桩苦事。惟此一役,足尽其辜。”徽宗大喜,就差郁子昌赍金,段玉初赍帛,各董其事,不得相兼,一齐入金纳币。下了这道旨意,管教两对鸳鸯变做伯劳飞燕!

临行之际,段玉初将自己的书楼题匾“鹤归楼”,并作出许多绝情之举,甚至连绕翠给他做的新衣鞋袜都烧个磬尽,以示“黄鹤一去不归来”之意,使绕翠断掉指望丈夫能够再回来的指望。

果然,玉初入金受到种种刁难,加之岳父的一己私念,不肯出钱替他赔补,致使他在金国一扣就是七年,所过的日子如叫花一般,玉初想到牢犯,反倒心安理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再说郁子昌,入金赍金,金人只能在成色上挑毛病,赔补不多,官尚宝念他是自己的亲女婿,替他出了银子,一年有余,离金返宋。徽宗得知,那还了得!去无多日,岂不仍然受用眹的预备爱妃?还得想个办法把他们分开。佞臣进谗,封他个抗辽先锋,一个文弱书生,岂不是明明去送死吗?而且命他立即赶赴疆场,不准回家,可怜一对恩爱夫妻伤心欲绝,只在门口痛哭一场。

这时宋朝调集四方兵力,连金抗辽,时隔两年,竟然得胜而归。子昌和围珠团聚有望,哪知徽宗以为天下太平,醋意大发,一定要置她和玉初于死地而后快。于是又有佞臣进谗,说郁子昌两次派遣均立了大功,显出了他的才干,就叫他再次入金纳币,而且兼赍金、帛二项。

郁子昌和围珠好不容易盼到相聚,不想又被派遣金国,而且事不宜迟,必须立即动身,使得夫妻不得恩爱,这一次伤心尤甚,痛哭不了,害得围珠生起病来。

郁子昌到了金国,这一次不比前番,不仅身心疲惫,而且痛苦欲绝,那些敲骨吸髓的金国官员,更要加倍地敲诈,所需银两,即使老丈人顷尽全部家财也不抵一二,没有办法,只得忍受。段玉初百般劝说,郁子昌只是不解。

如此过了几年,直到靖康之乱,金军攻陷北宋的都城东京,掳走宋徽宗和宋钦宗以及后妃、宗室、大臣等3000多人,这时金人见宋朝的江山如此易得,对些许银两也就不在话下了,因此停止了对段、郁的赔补。二人见两位皇帝到此,意欲留下陪驾,徽宗对他二人说:“你们回去吧,别人犹可,你二人在此反倒使我感到羞愧。”这样一场皇帝与下官的醋坛子之争方才结束。

段玉初和郁子昌回到东京,两位佳人都住在老丈人家中,二人走进家门只见到了绕翠,由于灭了思夫的欲念,终日里休养,长得又白又胖,比原先更加美貌丰腴,谓之“倾城倾国”当之无愧。而围珠,已经躺在棺材里,等着阴阳两界再见丈夫一面。

段玉初和绕翠重入“洞房”,绕翠对他离前的冷酷绝情耿耿于怀,玉初这才向她道破机关,大讲“置于死地而后生”的道理,什么是“真爱”?什么是假爱;什么是痛苦?什么是幸福,凡事皆做最坏的打算。知足者常乐,世间万事皆需冷眼看之,要宠辱不惊,人生道路漫长,不可求得一时之欢娱,所道之言使得绕翠不得不服。

此后赵构当权,宋朝改成南宋,段玉初辞官退隐,使“鹤归楼”的匾额成了名副其实的“鹤归来”,用了七年的痛苦折磨换得来终生的幸福美满,直到八十有余方才寿终。这便是李渔的《鹤归楼》为后人留下的一篇精妙佳作。

 

0
     
书签:李渔 《十二楼》 编辑:平时
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如何看《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下一篇读古典小说《章台柳》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