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中国的纯文学净土!
火种会员 设为山西11选5走势图 收藏火种

TOP

第一百八十六位被骗者
编者按:郁教授做防骗报告,振振有词,很受尊重。中心主题是贪小失大,185个案例也不便一一剖析。散会后接受一名美女记者采访,义不容辞,记者用购物卡招待,每卡500元,厚厚一大沓,教授是贪小还是贪色?竟被骗去4000元。于是郁教授成了郁闷教授,有口说不出,只好将自己讲稿的案例由185改成186。诙谐幽默中揭穿骗术,防不胜防,令人信服。拜读欣赏,感谢赐稿。
 

散会了,一群中老年人将郁教授围在了门口,喧哗声不绝于耳。一位离郁教授最近的老太,握着他的手说:“郁教授,你讲得太好了,让我们大开眼界,也长了知识。”

戴着金丝边眼镜、头发花白的郁教授谦虚地摆摆手:“哎!哪里,我只是把我这几年积累的经验和体会,介绍给大家,让大家面对层出不穷的骗子时,胸有成竹。你们能防范了,警惕了,我也就达到目的了。”

“是呵!社会上那些骗子太可恶了,骗术五花八门,防不胜防,上个月,我女儿就被骗去600多块钱。”一位老大爷说。

“为啥会被骗?就是贪小的思想在作怪。我再次告诉你们:天上不会掉馅饼,要擦亮自己的眼珠子,紧捂自己的钱袋子,骗子再狡猾,也无法下手。我在会上不是剖析了许多案例吗?虽然我不可能将185个案例都对你们一一剖析,但我希望现场各位,不要成为我讲稿里的第186个案例,第……”郁教授大声地说着。

围观的人,都认真听着,时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

郁教授准备走了。他欲登上自己的别克轿车时,无意中发现人群里有一双火辣辣的大眼睛,正朝自己不断地忽闪着,有着磁性般的吸引力。于是,他脱口而问:“姑娘,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高挑、匀称的女子嫣然一笑:“郁教授,我没什么可问的,我只是在想,您和您家人就没有上当受骗过吗?”

郁教授微微一笑:“我不敢说我的家人从未上当受骗过,但我至今还没有。打铁先要自硬嘛!你自己都被人骗,你怎么去教育别人?”

周围人都由衷地笑了,女子也灿烂一笑。

人群散了,郁教授又一次拉开车门欲走。此时,那楚楚动人的女子,笑盈盈地将他拦住:“不好意思,郁教授,我是《百姓晚报》的记者,我想采访您一下,耽搁您一点时间行吗?”

原来这美女是记者,郁教授心一动,来了兴趣。他微微颌首:“好吧!我对记者一向是尊重和配合的,不过,我只有半小时的空闲,我还得回学校开会。”

一阵客气谦让后,女记者将郁教授领到了附近一家豪华茶楼。在服务员送上两杯上好的绿茶、和一盘西点后,女记者和郁教授互换了名片。在有限的时间里,双方就热点问题进行了交谈。郁教授滔滔不绝地说着,女记者飞快地打着电脑键盘。

采访结束,一切OK。女记者从电脑包里掏出一叠市场流通的购物卡,抽出一张交给服务员,让他结账。郁教授见状好奇,问:“你带这么多购物卡干吗?”

女记者笑笑:“噢,那是我们单位发的,每月一张,我放在身边用起来方便。”

“你们单位真不错!”郁教授称赞道。

“哎,我差点忘了,郁教授,给您一张吧!500元一张,算是付您的采访费。”女记者将一张购物卡放在了桌上。

郁教授急忙推辞:“不,不行!我哪能要你的?我接受采访,从没收过礼物,我不能破了这规矩。”

“哪,我怎么谢您呢?”女记者显得有些感动。

“不用谢,这是应该的,小事一桩。”郁教授客气道。

不知是女记者的美貌吸引了他,还是那一叠金色的购物卡诱惑了他,郁教授犹豫了片刻,又说:“要不,这样!我看你这么多卡,一时可能用不完,就打点折处理给我行吗?反正我家里要买家用电器。”

“是吗?那太好了,真谢谢您!”女记者露出了惊喜:“您要多少?”

郁教授略思忖了一下,说:“给我10张吧!你给我95折怎样?占你一点便宜。”

“不,不!我怎么好意思呢!打8折吧!您也别客气了。”女记者说。

俩人又谦让了一番,最后以8折成交。女记者如数将购物卡递给了郁教授,他将4000元钱交给了她。完毕时,郁教授半真半假道:“为了慎重起见,我看是否去验一下卡?”

女记者一楞,又莞尔一笑:“当然,这是应该的,验一下放心。”

俩人到茶楼的收银处,请收银员查验了一下,完全没问题,于是俩人舒心又恋恋不舍地告了别。

周日,郁教授拿着购物卡,兴冲冲地到大卖场购物,他买了一台尺寸较大的液晶电视机。在收银处,他掏出10张购物卡结账,收银员查验了一遍,竟告诉他这10张卡全是废卡,里面没有一分钱。郁教授霎时傻了,他不相信,自己亲自查验了一遍,才懊恼地说;“这下可好,我自己也上当受骗了。”

收银员提醒他:“要不要报警?”

“当然要报警。”郁教授气愤地掏出了手机。

一支烟的时间,警察赶到。问清情况后,警察说:“老先生,你的确上当受骗了。这卡不假,是真的,但卡里的钱己被骗子用掉了。”

“这卡不是在我手里的吗?他们怎么用?”郁教授疑惑不解。

警察一笑:“他们制作了和这一模一样的副卡,在你还没使用之前,他们抢先用完了,这还不明白吗??”

郁教授这才恍然大悟,但他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警察例行公事地请他在出警单上签字,他心不在焉歪歪斜斜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警察看不懂,问:“老先生,你究竟姓啥?”

“姓郁,郁闷的郁。”郁教授怒气冲冲地说。

电视机没买成,郁教授气急败坏地回到家,倒在沙发上整整郁闷了一天。晚上,他在整理自己的讲稿时,将其中一段文字:“上当受骗者达185位之多”,改成了:“上当受骗者达186位之多”。 

1
     
书签: 编辑:耕石
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五元钱的诱惑 下一篇梦寐吊脚楼(四)情愫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