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中国的纯文学净土!
火种会员 设为山西11选5走势图 收藏火种

TOP

梦断丛林:大山精灵(一)
2013-09-10 17:55:31 作者:耕石 】 浏览:2327次 评论:2
编者按:一口气读完全文,感觉很心酸,更多的是对夏雨的怜悯。本篇叙述了一个活灵活现的野丫头。笔笔生动形象……期待精彩!
 

 

上篇《游林惊梦》讲述的是林姐的故事,《大山精灵》讲述的是她的女儿林妞,也许,只有通过两代人或更多,才能真正领悟人生……

 

——

朋友难数遍,

知谁又擦肩?

夜雨花落去,

独你隐林间。

 

在湛蓝湛蓝的夜空,繁星如珠,耀眼的明亮,一颗流星滑过,又一颗流星飞去了。

夏雨是有幸的,也是不幸的。二十年前他在深山老林遇见了林姐,由于林姐的启示,他找到了一位真正的好妻子。

他的妻子是一位很优秀的作家,两人相亲相爱,生下了一个女儿,于四十岁头上不幸得了急性白血病。此时女儿已经考取了北大,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他又想起了林姐,朦胧中觉得逝去的妻子正是失踪的林姐,于是利用一个公休假期,他决定把妻子的著作和遗物埋藏在林姐住过的那个小山坳,并多逗留几天,作一次虔诚的祭奠。

 

“嘟!别动!做么子的?”

夏雨正在离屋角不远的一个小洞里往外扒石头,忽然身后一声喊,吓了他一大跳,急忙一转身,一个屁股墩坐在地上——那不正是林姐吗?!二十年前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只是时值仲夏,她上身穿一件白色短袖衫,下身一条枣红色的长裤子,脚上仍然是一双解放鞋,正向他做着一个打斗的架势,情态很紧张,大有与敌格斗的姿态。

“你——”夏雨用颤抖的声音问,“你是谁?!”

“少说些子,这话应该我问你!”

“说真的,你——”夏雨浑身都在发抖,“该不是……”

“是强盗还是坏蛋?!”

“林姐的阴魂吧?”

“放屁!人嘛,咋是魂?”她倒是稍松了打斗的架势。夏雨补充说,“我说真的,你很像林姐。”

她皱着眉头,“林姐?哪个林姐?我从来不认识。”

“在这里住过的,二十年前我们认了姐弟。”

“哦——原来是个骗子!

 “我可不会骗人。”

“你说说,有什么凭据?” 说着她两步跨过来,一屁股坐在夏雨的左边,左腿伸直,右腿弓起来,左手握住右手,右胳膊往夏雨的左肩上一压,“我这里任人不敢来,你怎么跑来了?如果拿不出凭据,我一使劲你的骨头就会粉碎。”

“这就是凭据,任人不敢来我来了。”

“带来了一盒子炸药?”她用眼睛盯着夏雨欲埋藏的小盒子,“我可没招谁惹谁,你炸了我的房子我就炸你的屋子,炸不到你的屋子我就炸地球,不信你等着瞧!”

“说到哪里去了?那是一盒首饰和几本书,爱人的遗物。”

“爱人?么子叫爱人?你爱我我爱你的那种人?我可从小没人爱,只知道大树和水塘,我可以光着身子抱它们,它们也抱我……”

“你说的都是废话……”

“打开盒子我看看,你不害我我就放过你。”……

 

他们和解了,她认定了那个盒子里装的不是炸药,帮夏雨提来了那个沉重的大旅行包,里面大约有七八天的干粮和饮用水,他提着几件换洗衣服的小旅行包,接过来那个盒子,一进门她像是松了一口气,对着后院仰着脖子大声喊:

“哎——来人啦,空屋子!”她的喊叫从屋后的山上传来了几声回音。

夏雨迫不及待地打量整个屋子,两年前就像有人住过,今天床还是那张大方床,桌子还是那张小方桌,小仓库里还是猎枪渔网一应俱全,厨房里仍然是柴足缸满,后院照样养着一群鸡,篱笆里面依然种着绿油油的青菜……

夏雨不由潸然泪下,回想起他和林姐的那段温情,今天怎么还让他看见这老样子?

他哭了,如果屋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会放声大哭,可是旁边的那位像个没事人儿。

“你们男人就是眼睛水儿多!”她反而来了这么一句。

“我的天!”夏雨马上收住泪,眼睛水儿是女人的专利,怎么成了男人的了?

“我问你,你究竟是林姐的什么人?”夏雨问。她反问道:

“我问你,你究竟是她么人?”

“我是她的弟弟……”

“我妈没有弟弟,有个弟弟早死了。”

“你有两个舅对不对?大舅还在老地方,二舅搬走了。”

“他们姓么子?”

“姓尚,你妈叫尚翠花……”

“差不多,这么说你是我舅了?”

“就是,你是她的么人?”

“阿斗子!”说着她朝厨房走,夏雨跟在她后头,她继续说,“我也不晓得我有没有妈,她是不是我妈。我是在孤老院里长大的,她见过我我没见过她,很多事情还是后来听我大舅和姐姐们说的。”

“都说了些什么?有没有提到过我?”

“你是哪来的野物?给我到外边去,你们街上人不是兴下馆子吗?有人给你端到嘴边上,喂到肠子里,到时候只要你自己拉出来,没人给你揩屁股。”

 

这是一个没有开化的野丫头,肯定惹不起,和她的妈妈不一样。她说她不知道林姐是不是她妈妈,他看肯定是,不仅长相相同,动作也一模一样,而且如今的年龄也差不多。

夏雨坐在小桌旁的松木椅上,脑子里胡思乱想起来,想了半天漫无头绪。不知过了多久她用菜碗端出了一碗荷包蛋放在夏雨的面前,用汤匙搅了搅糖对他说:

“吃吧,别剩下。”

夏雨一看打了七八个溏心蛋,哪里吃得下呀,就说:

“谁让你打这么多?”

“你们街上人都是饭桶,我省得的。” 说着她坐在对面的那把矮椅子上,胳膊扑在桌子上,下巴搁在手背上,一动不动地望着夏雨。夏雨从包里抽出一包饼干,让她逮着理了:

“嫌蛋多还吃捏玩意。”

夏雨说:“给你吃的。”

“嗯?”她摇摇头,“俺不吃捏个。”下巴在手背上直晃悠。

“拿个碗来分你几个,我吃两块饼干。”

“嗯?”她的眼睛落在夏雨的脸上,就像上次他看到的那只小黄鼠狼,没看见过人似的。

吃了鸡蛋夏雨来到湖边,清粼粼的水面起着涟漪,那条小船靠在湖边,像是新油过的,飘飘荡荡像是有人摇荡。起风了,微微有点凉,夏雨抱着膀子望着湖面,多少往事涌上心头……(待续)

258
     
书签:丛林 大山 精灵 编辑:小旭
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传承风波 下一篇敢于“动真格”的镇长【微型小说..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