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中国的纯文学净土!
火种会员 设为山西11选5走势图 收藏火种

TOP

魂惊乱坟岗
2013-11-30 09:51:07 作者:柴释之 】 浏览:196次 评论:0
编者按:这是一篇耐人寻味的文章,如果只是大致浏览,很难看出作者想写的是什么。通篇文章叙事有条有理,文笔朴实,可以看出在制造恐怖氛围时作者想用华丽阴暗的词,但是笔墨上却没有处理好。语句流畅,但是个别的一些句子有雕琢的痕迹,作者写的过程中应当出现了卡文,或者词语不符合心中所想的情况。林小鱼是受现代知识熏陶的医生,不信鬼神,然而半夜的一次出诊却让他见到了“鬼”,且不论这世上是否真的有鬼,但是能看出,作者应是想说,人生在世,有些东西还是相信比较好,俗话说的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自然也有“平常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的俗语。然而,恐怖是来自于内心深处,对未知臆想的害怕心理,这是无可避免的。在这里建议一下,不要过度的使用感叹哈,字句上形容到位,不要啰嗦,同时作者应还要加大阅读量,这样有利于文章更加的自然流畅。
 

林小鱼是散湾村的一名大夫,年轻的时候曾经去湖南的一个学校学过几年医,因此,相比村里的其他土大夫,林小鱼可算是一个真正见过世面,真正有文化的医生。年过不惑之年的他,不但医术高明,还是个热心肠,不管是早上还是半夜,不管是寒风还是大雪,只要有人有病人来他的小诊所,他都从不拒绝,并认认真真的给病人看病,甚至,每每病人来不了,托人来请他,只要他空闲着,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病人家为病人看病,而且他总是能够摸到病人的病因,几副药便能药到病除,故而村里人都叫他“林神仙”。而正是这位能起死回生,被村民们奉为“神仙”的林医生,却遇上了一件神仙也解释不了的事情!还记得那是三年前的事了!

“林医生,林医生……”半夜,一个女人边敲着林小鱼的诊所门边叫着,听得出来,声音中带着几分急促!女人敲门声越来越急,但是诊所里一直没有动静!

这也难怪,那段时间正值夏季割麦时节,这不,林小鱼因为那几天白天没人来看病,在诊所呆着慌,便和妻子儿女去地里割麦了。但是,很不常下地干活的他,时不时干一天,就把他累得四肢都快要散架了一般,所以,那天晚上他早早的就睡了!那时想必困意未消,正沉醉在梦乡呢,这个敲门声他当然听不见了!

“林……医……生……”,林小鱼从梦中惊醒,因为他仿佛听见有人在耳边叫他,而且声音带着沙哑,拉得长长的,虽然白天温度很高,酷暑难耐,可是这个村子位于贵州,地处云贵高原,昼夜温差大,故而,晚上,尤其是半夜的时候,相比白天,温度会低很多,林小鱼不禁打了个寒战,还以为是幻听,便不在意,继续睡着!可是,经过刚才有人在他耳朵边的那么悠悠的一声,睡意也基本被打散了,哪里还睡得着!
   
“砰砰砰”“砰砰砰”……“林医生,林医生”……这下,他清楚的听见屋外有人拍门,在叫他。他知道,肯定是有人来看病了,出于医生的本能,林小鱼便迅速的披上衣服起床,拉开了电灯。

打开门的一刹那,林小鱼被惊了一跳,一个女人峭楞楞的站在了他的面前,面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林小鱼感觉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她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个儿不太高,穿着蓝色的外衣,头发凌乱的披着,脸色苍白,目光呆滞,在夜里泛着一股阴寒之气!但是林大夫受过知识的熏陶,打心里觉得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所以,打了个寒颤后,也没觉得有什么,便示意让女人进屋!

“林大夫,不好了,我女儿发高烧,都晕过去了……”,女人还没进屋,便焦急的说着,声音带着几丝哽咽,“林大夫,求求你,去救救我女儿,求求你!”

听到这个情况,林小鱼还没来得急答应,已经急着去收拾药箱了,慌忙的拾掇之后,林小鱼便跟着女人走了,结果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关灯,但事态紧急,他也没在意,想着过会儿看完病,回来再关。

林小鱼跟着女人走着,走了没多远,无意间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诊所,顿觉得怪怪的,因为诊所的灯关了,他明明记得自己出门的时候没关的,而且这间诊所里除了他,没有别人,灯怎么突然间自己关了呢,还认为是灯泡闪了,于是没太在意,跟着女人继续走着。

出来得急,林小鱼竟还没来得及问问女人家住在哪里,“你好,请问,你们家住在哪里?”

带路的女人没有回头的答应着,“不远,就在前面!前面点就是了。”只是,这些回答里少了刚才的焦急,感觉是慢悠悠的,在安静的夜空中回旋,伴随着一股凉风吹来,林小鱼顿时觉得心里毛焦焦的,汗毛也不知不觉的立了起来!

夜,很安静,林小鱼可以清楚的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和喘息声,而正在为他带路的女人,他却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仿佛飘在空气中一样!虽然林小鱼是一个十足的无神论者,但是此时此刻,他却越想越觉得有点发毛,出于自己是一个医生,没多想,他便继续跟着女人向前走着,在他的感觉中,他们转了好几个弯,爬高上坎的走了一阵,正在林小鱼准备开口问女人怎么还不到时,女人便开口了。

“林医生,我们家到了!”

林小鱼抬起头,一间瓦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里面亮着微弱的灯光,走近了才知道,原来这家人点的是煤油灯,“都什么年代了,还用煤油灯……”林医生嘴里轻声的念着,三步两步,便跟着女人走进了瓦房。

“林医生,你先坐着,我把孩子抱出来你看看!”女人边说边随手拿了一根木凳子递了过来。由于白天干活腿还软着,林小鱼想也没想,就接过来坐下了!目光无意间扫视了一下女人,在微弱的煤油灯光下,他心里一惊,隐约中仿佛看到了女人没有腿,只有上半身,飘着,他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想看清楚,但是女人已经进房间了,他便没仔细琢磨。

过了一会儿,女人从房间里出来,抱着一个用红色小毛毯裹着的婴儿,“林医生,你快帮我看看,我的孩子,刚才发高烧晕过去了,现在怎么都没醒来?”

听到这话,林小鱼便顾不上确认一下刚才是不是自己看走眼了,便起身迎上女人,凑到女人跟前,伸手去接女人怀里的孩子!这时林小鱼和女人离的很近,和女人离得越近,越能感受到女人身上散发的冰冷的气息!

林小鱼把孩子抱过来,打开盖着红毛毯盖着的孩子,瞬间便被惊呆了,挂在肩上的药箱也“梆”的掉了下去,因为,就在他手里抱着的,毛毯裹着的里面,压根就没有小孩,而是一只血淋淋的脚,并且上面已经腐烂,一条一条的蛆在上面不停的蠕动着……

林小鱼出于本能反应,迅速扔下毛毯裹着的脚,说时迟,那时快,便一个大步跑出了瓦房,朝着自己诊所的方向飞奔而去!一路上,一阵一阵的凉风从他耳边刮过,如鬼哭狼嚎,让人心里一阵一阵发麻。由于跑得太急,路也不平,林小鱼的鞋跑掉了一只,但是那时胆战心惊的林小鱼哪里还有闲工夫去找鞋啊,便光着一只脚跑回了诊所!

遇到这样的事情,林小鱼一个人也不敢再在诊所呆着了,便回到了老房子,钻进了媳妇的被窝,心里“蹦蹦蹦”的跳个不停!当他稍微缓过神来,忽然听到屋外有人叫他。

“林医生,林医生,你帮我孩子看了病,都还没来得及给你钱呢,麻烦你开一下门,我给你钱!”

林小鱼哪还敢开门,现在的他,缩着身子如一只惊弓之鸟,竖着耳朵听着屋外的风吹草动,这时屋外又传来了一句话!

“这样吧,我把钱放在你们家门口,明天你自己拿吧!”说完这句话,屋外便跌进了无限的安静中!

林小鱼心里翻江倒海,把被子一把拉来盖住自己的头,忐忑的过了一夜。终于,晨鸡报晓,没过多久,太阳撑开了黑夜的帷幕。林小鱼觉得睡着憋得难受,见到外面天亮,便起床了,刚打开门,就见到门口有一顿纸钱烧成的灰!等家人们都起床后,林小鱼问家人有没有人在门口烧过纸钱,大家都说没有,林小鱼才恍然大悟,那一句“我把钱放在你家门口,你自己来拿吧”又一次回荡在耳边!这难道是那个女的给我的诊费?林小鱼不禁自言自语。

思索之间,林小鱼想起昨晚的事情,现在心里还一阵发麻,他多么希望昨晚的事情只是一个梦,但是,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突然记起,自己的药箱昨晚掉了,他想,如果能在诊所找到自己的药箱,那么昨晚所发生的一切真的就只是一场梦,但是,结果却让心存侥幸的他却大失所望,因为当他打开诊所搜寻自己的药箱时,却怎么找也找不到。于是,他便带着儿子,凭着记忆,去寻找药箱!最后,他在村外的大麻子山的乱坟岗找到了药箱,乱坟岗那可是村里专门埋死人的地方,这里方圆一两公里都是坟堆,就算是白天,也感觉阴森森的。但是还好,这次有儿子陪着,林小鱼也便没感觉到害怕,仔细看时,才知道,药箱所在的地方,坟堆已经被村民们放在山上来的牛踏平了,但是,由于坟堆前面还插着花圈,林小鱼断定这是一官新坟,再仔细看时林小鱼才记起来,原来这官新坟是村里张英妹的,前个月他还和着村里的一帮男人把张英妹的棺材送到了这个地方下葬……

回来的时候,林小鱼让儿子扛着医药箱,一路无话,思绪万千,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了前个月村里发生的一件惨事!

一个月前的一天,怀着孩子的张英妹突然想去娘家了,便让丈夫骑着摩托车送她去,由于下雨天路滑,摩托车从一个悬崖边上摔了下去,结果夫妻二人双双死去,最惨的是,张英妹肚子里还怀着七个多月的孩子,此外,张英妹两只脚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也找也找不到了!下葬的时候,张老爹就让操办的法师用纸画了两只脚并用红毛毯裹着和张英妹的上半生合葬了!

林小鱼回到家,生了一场大病,从那以后,除了白天,晚上,无论谁来请,林大夫再也没有出去给人看过病了!

 

201398日完稿

0
     
书签: 编辑:谷湮
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琼花公主 下一篇春雨秋风都有情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